人們都知道,除了讓觀眾開心之外,YouTube Let's Play的視頻還能為開發者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例如推動一部新作銷量的增長。《節奏地牢》(Crypt of the NecroDancer)開發者瑞恩·克拉克(Ryan Clark)就曾告訴《紐約時報》,在著名主播PewDiePie發布《節奏地牢》的視頻之后,這款游戲的銷售收入增長了6萬美元。

不過,主播們為記錄電子游戲歷史所做出的貢獻很容易被忽視。

主播們的視頻無法保存游戲本身,卻可以作為輔助文件,記錄一款游戲的文化影響力,以及帶給玩家們的感受——就像游戲作品的“文化足跡”。在某些情況下,它們也有可能成為一款游戲最完整的展示形式,例如《P.T.》在《寂靜嶺》新作取消后從PlayStation商店下架,通關視頻就成了玩家們“體驗”它的最佳場所。

還有什么值得被記錄

肯·麥克阿利斯特(Ken McAllister)是電子游戲檔案機構Learning Games Initiative(LGI)的聯合創始人,他認為通關視頻和YouTube風格視頻是重要的二次文獻,對保存游戲來說至關重要。

“保存電子游戲的方法很多。”麥克阿利斯特說,“有的方法涉及生物化學,需要試圖保存原始材料,例如木材或塑料。此外,你還會記錄人們玩游戲的方式,攝像鏡頭可能在玩家身后,或者正對著玩家,拍攝內容包括游戲玩法、風格和人的反應。這些視頻相當重要,記錄了游戲的影響力和我們理解游戲的方式。”

除了保護實體游戲之外,玩家在游玩的表現同樣擁有研究和保存價值

主播可以對視頻進行大量編輯,砍掉玩法中的繁瑣元素,直接展示核心體驗或他們的拿手操作。主播們往往會追隨潮流,錄制熱門游戲的精彩視頻,雖然這意味著某些小眾游戲會被忽視,但Let's Play視頻能夠幫助我們理解流行游戲為何備受玩家歡迎。另外,正如麥克阿利斯特所說,主播們在視頻中的反應,對于我們理解游戲的文化影響非常關鍵。

仍以《P.T.》為例,女主播Soapywarpig分享了玩那款游戲的完整視頻。雖然其中展示了《P.T.》的畫面和玩法,但她在游玩時的反應更為重要,這記錄了游戲衍生的玩家文化。Soapywarpig是第一位揭示《P.T.》結局的主播,從她在即將通關時的興奮反應,你就能理解《P.T.》為何如此有影響力。

Soapywarpig的《P.T.》視頻,如今一個保存有《P.T.》游戲的PS4賬號仍舊價值不菲

與為軟件本身建檔不同的是,視頻以另一種方式保護了游戲。當你試圖讓網絡游戲長期流傳時,一個重要問題是很難讓玩家們繼續游玩。你可以在私服上保存一款MMORPG,卻無法以同樣的方式讓玩家留下來。相比之下,玩家社群制作和分享的視頻都是重要文件,延續了很多網游精神。

杰羅姆·麥克唐納(Jerome McDonough)是美國伊利諾伊州信息學校信息科學學院的一位副教授。“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人們之所以對MMORPG感興趣,是因為喜歡和游戲里的玩家互動。只有通過視頻和粉絲網站等載體,人們才能記錄這些互動。”

英國電子游戲檔案館(NVA)聯合創始人詹姆斯·紐曼(James Newman)認為,游戲視頻的真正價值是提供了一種保存游戲的模式。不過紐曼提倡的游戲保存方法存在一定爭議,因為他并不傾向于直接保存游戲本身。

“我不太喜歡以保護軟件為主的方法。與保存游戲相比,我更愿意保存玩法,記錄游戲究竟該怎么玩。”

“當你擁有一段視頻后,就可以用它來做一些在體驗游戲時很難甚至不可能做的事情,比如可以暫停、快退、拉近鏡頭??簡而言之,你能隨意使用各種剪輯技術,或者采用新的方式記錄正在發生的事情,疊加信息、加注釋以及比較不同版本和場景。游戲玩法就在視頻里,我不用玩也能記錄和研究它!”?

用視頻記錄的游戲提供了一些更為鮮活的東西

有一天,它們可能消失不見

雖然YouTube視頻對保存游戲來說很有價值,但主播們不得不面對復雜的法律環境。如果游戲版權方對某些視頻不滿意,他們可以根據“數字千年版權法”(DMCA)發布刪除通知,讓視頻強制下架。這意味著這些視頻隨時可能在沒有任何預警的情況下消失。

某些版權方渴望與YouTube主播合作,例如發行商Devolver Digital就在官網中聲稱,主播們可以免費直播Devolver旗下游戲,并從中賺錢。但并非所有廠商都愿意這么做,由于法律上還沒有任何明確規定,很難界定主播在視頻中加入解說是否合規。

“有的Let's Play視頻確實非常重要,我希望它們能永久保存。”紐曼說,“鑒于Twitch和YouTube等平臺都屬于私營公司,雖然這些視頻現在都能看到,但并不意味著今后也會長期存在。”

紐曼相信在保存游戲的軍火庫中,網絡存檔將會成為一種重要武器,而這也是NVA決定與大英圖書館合作,保存目前只存在于互聯網上這些關鍵材料的原因。

著名主播PewDiePie就收到過《看火人》開發商Campo Santo發布的DMCA刪除通知,被禁止直播與該工作室相關的任何游戲內容。當時,由于PewDiePie在一次直播中使用了涉嫌種族歧視的詞匯,Campo Santo聯合創始人西恩·瓦納曼(Sean Vanaman)在Twitter上寫道:“我們對這孩子利用我們制作的游戲,得到越來越多的賺錢機會感到厭煩了。”但他也承認,PewDiePie之前制作的《看火人》視頻(觀看量近600萬次)為Campo Santo帶來了更多收入。

PewDiePie雖然為此道歉,但也從此上了Campo Santo的黑名單

在Campo Santo發布那份聲明后,《看火人》在Steam商店里遭遇了玩家們的差評轟炸。

雖然某些發行商熱衷于發布DMCA刪除通知,但到目前為止,似乎還沒有哪家公司愿意將游戲視頻引發的爭議付諸法律,因為這可能會破壞他們與主播之間的互利關系。不過《看火人》開發商要求PewDiePie下架視頻一事表明,從理論上講,只要游戲發行商愿意,他們就有能力讓一款游戲在網絡上上全部清空。換言之,YouTube等視頻平臺上的游戲內容完全有可能像一些人描述的那樣突然消失。

無論如何,游戲視頻將會成為電子游戲歷史上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只不過我們還需要研究怎樣改進這門在現階段還不完美的科學。

?

本文編譯自:rockpapershotgun.com

原文標題:《How YouTube let's plays are preserving video game history》

原作者:Chris Wallace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