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1日,熱門游戲《陰陽師》發布公告稱“封停5910個非法創建的游戲ID”以及“收回932個初始號交易的SSR”。緊接著22、23、24三天,官方連發6篇公告,繼續打擊官方認為涉嫌刷初始和交易行為的賬號,總數超過4萬個。

這是迄今為止國內手游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打擊盈利性刷初始的行動。

你看到我的SSR了嗎?

微博網友“不靠譜_我的網友是朵葵”(以下簡稱“葵”)有一個4SSR的賬號,也在此次行動中被全部回收。她在微博上發了一篇文章譴責網易,這篇文章獲得了3000多次轉發。

她說,賬號是朋友9月21日在廣州佛山“通過使用了五年的163郵箱號創建的,有過往手游經歷”。結果朋友抽了7張卷,抽出SSR式神酒吞和茨木各一張。這是“葵”最喜歡的一對CP,便請求朋友將賬號送給她,“葵”強調她們之間“不存在任何初始號交易”。

“葵”自己賬號氪了4000+,這是她的充值記錄
“葵”自己賬號氪了4000+,這是她的充值記錄

在獲得賬號之后,她又抽出了酒吞和茨木各一張。然而在22號晚21:50左右,她的兩張酒吞和兩張茨木被被官方收回,原因是“涉及初始號交易”。她給客服打電話,并提供信息以及截圖,通過論壇和客服提單兩種方式申訴。

她之后又多次撥打客服電話,官方于24日晚給她回了個電話,表示25號還會再次聯系確認。她希望賬號回歸成原有的樣子,“不要任何補償,我只要我的酒吞和茨木。”她補充道。

她的微博文章獲得了大量玩家的支持
她的微博文章獲得了大量玩家的支持

嚴厲打擊第三方賬號交易

網易在9月3日曾發布一則《關于禁止第三方dai充行為、第三方軟件使用及第三方賬號交易的公告》 ,文中稱”對于玩家在任何第三方充值平臺充值盈利性刷初始號進行出售及其他第三方賬號交易以及使用第三方軟件的行為網易公司將予以嚴厲打擊和處罰。”文中未提及任何詳細標準,只有可能遭受的處罰。

在連續幾則封號公告公布后,標準更加撲朔迷離。在游戲論壇、貼吧兩個最活躍的社區,玩家都在發表自己的觀點。有人推測機器刷初始才會遭受處罰,不少人跳出來反駁,稱自己手動刷了一個初始也被封號;玩家又把焦點轉移到人物等級,發現超過10級之后再交易將降低被封的危險;還有人稱自己沒有刷初始,只是“建號的時候在學校,后來回家玩了一段,就被封號了。”

公告中沒有處罰的依據
公告中沒有處罰的依據

面對繁雜的聲音,網易的做法似乎有些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玩家“開往歐洲的船”相信名單里肯定有大批真正應該被處罰的賬號,“但肯定也誤封了一批玩家。”諷刺的是,他買的也是初始號,卻幸運的躲過了此次處罰。

觸樂聯系到《陰陽師》項目組,運營相關人士也談到了判斷違規賬號的標準,“大數據時代所有玩家行為都有數據軌跡,我們能夠通過數據建立正常用戶模型,從而給出賬號是否違規的判斷方案。”同時,他表示網易希望玩家盡量用自己的號體驗游戲,“玩家自發刷的初始號能正常進行游戲體驗的,目前對此是不會處理,但是玩家刷了初始號再給別人用,網易官方是不支持的,畢竟帳號交易、帳號共享后安全問題風險非常高。

取消置頂的交易貼

在此次行動之后,以貼吧、淘寶為主的賬號交易“土壤”也開始顯露出松動的跡象。

官方貼吧有一個名為“【陰陽師】賬號以及游戲物品交易、交換集中貼”的帖子,貼吧成立后一直處于置頂的狀態,有超過20萬的回復,是所有帖子回復數之首。此次處罰公布后,帖子已經被取消置頂,但玩家不斷地回復仍然將其長期頂到首頁的位置。

被取消置頂,賬號交易的熱度仍然不減
被取消置頂,賬號交易的熱度仍然不減

之前占據首頁的各類賣號貼已經都被刪除。在交易匯總貼中的一樓,吧主“銀色夜鶯”寫道:“貼吧版面請勿再開交易帖,如果看見本帖以外的交易帖出現在貼吧中會一律選擇刪除處理哦!”

而作為初始號的最大提供者,游戲工作室同樣收斂了不少。淘寶售賣游戲的初始號已看不到SSR的蹤影,一律顯示斷貨,只能買到sr,姑獲鳥、惠比壽等強力收入sr式神的價格也相應提高。“我們也不敢保證刷的SSR會不會被封,怕買家回來投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淘寶店家解釋其中原因。

交易提示
交易提示

還有的一些手游賬號交易平臺,如游戲貓、淘手游、5173等,似乎對此次封號事件的反應略顯滯后,首抽SSR賬號仍然可以購買,只有游戲貓在交易時會彈出一個對話框:“《陰陽師》交易存在風險,玩家請盡量選擇10級以上賬號購買。”這條標準也被被閑魚的賣家證實,她在自己的大天狗初始號中明確寫道:“不會回收。”解釋的原因則是:自己練過級了,不會出事。

同樣的說法在多個游戲輔助群得到印證。“大神網絡”自己有一個手游工作室,他聲稱手里什么樣SSR的號都有。“10級以下SSR賬號交易很大幾率被封,超過10級就不會。”他信誓旦旦地向觸樂記者保證。

面對這一說法,網易予以否認,并表示“標準是個x值,根據模型變化而調整,沒有一個固定的數值。”

初始號的“原罪”

刷初始現象存在于大多數手游中,尤以日式卡牌手游為甚。玩家通過10-30分鐘的時間獲得幾次開局抽卡機會,渴望一發入魂,得到游戲的強力角色,如果失敗,則棄號重來。這個過程需要大量毅力,常有玩家為了刷到自己想要的角色連續刷上幾十上百個初始,刷初始被視為普通玩家的自強手段。

日本近年來的幾款熱門卡牌手游,毫無例外,都存在大量刷初始的現象。不少平民玩家信奉“沒有好初始不開局”原則,而部分手游高級角色極低的出貨率,也讓初始號的地位一路走高。據稱,熱門游戲《命運:冠位指定》里的新手開荒最佳初始號“貞德”和“阿爾托莉雅”售價曾一度高達上千元,仍然供不應求。

極品初始號的角色,可能是很多普通玩家整個游戲生涯都抽不到的強力卡牌,對前期有極大幫助。以《陰陽師》為例,茨木、大天狗、姑獲鳥等aoe角色,推圖、pvp都是強者,能搭配任何主流玩法,刷到這些初始顯然有利于平民玩家的生存。

帶茨木的初始號是搶手貨
帶茨木的初始號是搶手貨

但問題在于,在中國,就像我們之前遇到的“退款”、“匯率差”一樣,低廉的人工成本和便捷的交易渠道讓“刷初始”迅速產業化,這顯然讓“刷初始”的性質發生了改變。如果說得到“極品初始號”主要靠運氣,“刷初始”則可以看成是個人玩家通過付出勞動增加得到稀有卡牌的概率——這只有一點兒灰色,可基本無限接近于白。但如果在某個縣城,某個工作室里的幾百臺機器都在同時自動運行游戲,而隨便一個玩家在淘寶上可以輕易用100塊錢買到“極品初始號”的時候,游戲的生態環境就必然會受到影響。

氪金玩家當然有理由不高興。“夜之殤”就覺得這相當于變相損害了大R玩家的利益,“我們抽幾千塊才出的卡,他們初始號100塊錢就到手了,這很難讓人感到公平。”當然,也有很多氪金玩家認同初始號的便利,直接花錢買一個強力的,再繼續氪金抽卡,“大R也不傻子,有省錢的初始號為什么不買呢?”

需求產生市場,游戲工作室看到了其中商機,進而集結成刷初始大軍進駐游戲。他們手中握有幾百臺設備,利用腳本,批量刷初始,量產帶有強力角色的的賬號。

游戲工作室的出現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游戲的生態,也損害了游戲廠商的利益。游戲廠商和工作室之間的爭斗從未停止過,我曾經寫過一篇手游工作室的文章,文中描述了經營游戲工作室的阿飛,如何利用打金賺錢,又如何與官方周旋的故事。

《陰陽師》刷初始輔助
《陰陽師》刷初始輔助

持久戰

在網易游戲用戶協議中,清楚地用紅字寫著:用戶在任何非網易公司事先認可的充值平臺或其他交易平臺進行充值或進行其他交易的相關行為(包括但不限于用戶通過第三方進行充值或游戲內虛擬物品的購買),網易公司將予以嚴厲打擊和處罰。

關于賬號交易的事宜,被紅色標出
關于賬號交易的事宜,被紅色標出

我這幾天在多個陰陽師輔助和賬號買賣群觀察,不論是個人還是工作室,提到網易的打擊力度時都有些忌憚。實際上,網易去年的熱門游戲《乖離性百萬亞瑟王》同樣面臨刷初始的問題,當時官方的做法也是封停問題賬號,并在論壇公示

有兩個問題需要說明:一是《乖離》公示的封停賬號數是只有100多人,與《陰陽師》超過4萬人受處罰不是同一量級;二是《乖離》在當時的熱門程度,無法與《陰陽師》上線后的火爆程度相提并論,自然也沒有制造出太大聲響。但可以說明,網易這次的打擊刷初始行動不是第一次,同樣也不會是最后一次。

《乖離》當時唯一的封停公告
《乖離》當時唯一的封停公告

就打擊使用腳本刷初始以求盈利的工作室而言,網易當然是正確的,毫無問題,但他們的手段似乎過于粗暴了,大棒沒有揮向工作室,而是揮向玩家。網易官方認為,此次行動對沒有刷初始號的玩家,大規模初始號交易的游戲環境是不公平的。這也是他們多年來堅決打擊第三方賬號交易的原因。 但此次事件的最大爭議在于:部分玩家認為自己賬號并非通過交易所得,而是通過朋友的賬號轉贈、或是不同設備代刷等方式獲得,也同樣被封停賬號或收回SSR卡。

游戲內玩家的行為都被數據記錄,可是否通過交易獲得賬號,是發生在游戲之外,數據無法監控的行為。這導致封號依據無法完全準確,這是導致出現部分被誤傷者聲音的原因:許多被封號玩家聲稱自己并未交易賬號,有人還給出了相關截圖作為證據,雖說大多數都難辨真假。

在得到大量轉發支持后,此前被官方收回四個SSR角色的玩家“葵”在事發后第四天收到了角色。但從貼吧及微博玩家展示出游戲申訴界面的記錄,仍有上千個投訴待處理。“葵”在微博這樣寫道:“處理效率太慢了,而且如果不打電話多次申訴,是不是就直接被網頁回復和論壇回復給忽悠過去了?”

“葵”的SSR回來了
“葵”的SSR回來了

我們向官方詢問以“葵”為代表的玩家情況,游戲運營相關人士表示這些玩家首先從其他人手中獲得了擁有SSR的賬號,網易從整體玩家的公平性出發,希望營造一個綠色游戲環境,“后續的補償主要是補償這些玩家配合我們審核所需要的時間。”

在日本,雖然玩家刷初始的現象也很流行,但由于沒有像國內淘寶工作室這樣形成交易規模,因此也沒有出現官方進行專門應對的先例,這也讓這個原本游戲廠商故意留給普通玩家用以自強的空子,帶上了一些中國特色問題。在之后即將登陸國內的其他日本游戲比如《命運:冠位指定》上,這個問題也必然將會復現,運營商應當如何應對這個問題,在讓玩家滿意的基礎上保證自己的利益和游戲的環境?這是個考驗。運營商也許會從設計上來解決這個問題,比如提高刷初始門檻等等,甚至封鎖刷初始的可能性——但這可能性也不大,實際上,這更類似于“甜蜜的煩惱”,如果沒有初始號,游戲的宣發工作可能會受到影響,廠商顯然更不愿意看到后者。

但無論怎樣,在這件事情上廠商無疑很難獲得玩家的支持和響應,拋開天然存在的陣營屬性不談,如何甄別賬號歸屬和交易紀錄就是一件太繁重的工作。當然,你可以說“這對那些不買初始號的玩家不公平”,但對一個抽卡看臉的游戲到底怎么算公平,這也很難說,是否手動刷初始號就更“公平”一些?

玩家不會管這些,當下最熱門的SSR初始號茨木童子只需要150元左右,大天狗、酒吞只需要80元,而冷門SSR角色如小鹿男、閻魔等,20元就能買到。相比于游戲中抽卡SSR極低的出貨率,玩家會傾向于怎樣選擇,這很容易理解。這當然會有風險,玩家愿意為此承受的風險,和相應卡牌的獲取難度及其作用成正比。

既然選擇了開始,就注定是一場持久戰。

最后一張圖,右側據說是抽卡的玄學,由刷初始號的玩家總結而出
最后一張圖,右側據說是抽卡的玄學,由刷初始號的玩家總結而出